Suning HK 肃宁 香港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新聞 >

老人赴台灣旅遊過境香港不購物被指“占香港便

2015-09-04
退休的滿大叔和老伴一起參加了北京中國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組織的“精彩臺灣環島八日遊”,但還沒到臺灣,在中轉站香港就和導遊發生沖突,氣得腦梗塞暈倒。滿大叔稱,當初簽合同時怕上當,特意註明“無強迫購物”,但在香港,導遊還是要求他們在一家珠寶店待兩小時購物,並稱,“如果什麽都不買,你們就是占香港的便宜。”滿大叔決定起訴旅行社。《法制晚報》記者了解到,西城區法院一審認定旅行社的行為屬變相強迫購物,判決賠償滿大叔近3萬元。判決後,旅行社未上訴,滿大叔上訴。經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調解,旅行社最終支付滿大叔醫療費等55000元。老兩口特意要求無強制購物今年65歲的滿大叔是北京公交系統的一名退休職工。退休後,熱愛旅遊的他時常帶老伴一起外出遊玩。在滿大叔家中,隨處可見老兩口在旅遊景點的合影。去年2月,老兩口商量著去臺灣。這回,他們選擇的是北京國旅。根據以往的多次參團旅遊經驗,老兩口發現團費便宜的時候,目的地導遊總是接連不斷地安排購物。“這次報團,我們特意長了個心眼,簽合同時讓旅行社的人在合同上寫明全程無自費、無強迫購物。”滿大叔說。記者了解到,滿大叔他們參加的旅行團是精彩臺灣環島八日遊,2014年3月5日出發,單價3180元/人,活動第一天,北京到香港,第二天,香港飛臺北,其余6天均在臺灣遊玩。“結果,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就被導遊氣暈了。”滿大叔說。拒購物被指“占香港便宜”滿大叔提供的旅行團行程單顯示,旅行團第二天行程為早餐–黃大仙洞–珠寶展示中心(2小時)–名牌手表+百貨(2小時)–皇庭(0.5小時)–珠寶盈翠/謝瑞麟(0.5小時)–香港機場。“實際上,導遊根本沒帶我們去珠寶展示中心,而是去了一家叫D2的珠寶購物店。”滿大叔回憶,他們到達該店後,發現裏面已經有很多遊客。“當時人太多,珠寶店的空氣比較悶,我感覺有點不舒服,就帶著老伴出去涼快會兒。可沒過一小時,導遊就出來了,一臉的不高興,我們一看就趕緊回店裏了。”滿大叔說。“緊接著,我們團的一個遊客走過來告訴我,還是買點東西吧,導遊已經把出口都鎖上了,不買東西不讓出去。後來,導遊過來拉著我老伴買東西,我只好上去跟他理論,說好的不讓強迫購物。”滿大叔說,導遊當時就質問他,團費才3000來塊,來回機票都不止這個數,在香港住一晚都要1000多塊錢,“如果什麽都不買,你們就是占香港的便宜。”與導遊的言語沖突就此開始。期間,滿大叔被氣得暈倒在地,老伴趕緊報警,把他送到醫院搶救。醫院診斷為動脈血栓腦梗塞在香港入院治療兩天後,滿大叔在北京國旅的工作人員安排下轉到深圳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對此,滿大叔說是因為北京國旅嫌香港醫療費用太高。他表示,當時對他說“醫療費一天2萬,太貴了承擔不了”的是北京國旅阜外大街萬通大廈店的工作人員單騰,在旅遊合同上註明“無強制購物”的也是他。記者致電單騰求證此事,但對方手機已停機。北京國旅工作人員告知記者,單騰已離職多日,原因不清楚。北京國旅安排滿大叔去了深圳。在深圳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6天後,滿大叔和老伴回到北京。2014年3月24日至2014年4月4日期間,滿大叔繼續在北京市健宮醫院住院治療。滿大叔提供的健宮醫院入院診斷書顯示,其入院診斷為:大腦動脈血栓腦梗塞(急性期),高血壓病3級,極高危。出院指導為:建議繼續康復訓練。隨後,滿大叔又在北京市回民醫院住院治療了45天。在北京的兩次治療共花去9416.14元,滿大叔前前後後住院長達兩個多月。“期間,國旅的工作人員想跟我們私下協調。我當時的要求就是退一賠三,再加上我的醫療費用,因為他們制定的行程跟實際行程不相符,但是這個方案他們沒有同意。”滿大叔說。2014年5月,滿大叔將北京國旅告到西城法院。北京國旅稱系店長私自組團法庭上,北京國旅辯稱,在香港購物店內滿大叔確實和人發生了沖突,暈倒在地,但和他發生沖突的,是其他旅遊團體的導遊。“不是其他旅行社導遊!和我發生爭執的,是我們團的地接導遊陳謹!”滿大叔說。這事也鬧到了香港旅遊業議會。滿大叔提供了香港旅遊業議會入境旅遊部的一份報告,報告顯示滿大叔所在旅行團的地接社名為富裕國際旅遊發展有限公司,陳謹是該旅行公司安排跟團講解的導遊。香港旅遊業議會的報告還顯示,一位同在珠寶店的遊客在配合調查時作證,地接導遊陳瑾確實要求旅客在珠寶店逗留2小時。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國內的旅行團基本都是由組團社和地接社共同完成服務。組團社和遊客簽合同,地接社在旅遊地實際負責接待。記者采訪過程中,北京國旅質量投訴部一位工作人員給出了另一個說法:滿大叔參加的臺灣團不是國旅總部的產品,而是門店店長私下操作的旅遊團,總部也是事發後接到投訴才知道這件事的。法院認定屬變相強迫購物經過審理,西城法院認為,滿大叔與北京國旅簽訂有旅遊合同,在旅遊過程中,導遊要求旅客在珠寶店逗留2小時,屬變相強迫購物。滿大叔與導遊發生糾紛,導致突發腦梗塞,旅行社對此負有過錯,除應退還旅遊費用外,還應對滿大叔因此造成的合理損失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滿大叔主張的醫療費、護理費、夥食費、復印費、與就醫時間相符的交通費屬合理範圍,法院予以支持。最終,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判決北京國旅賠償滿大叔旅遊費用6360元、醫療費及其他費用21957.14元。判決後,滿大叔上訴。2015年4月15日,經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主持調解,北京國旅一共支付滿大叔醫療費等各種費用55000元。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