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誠實介紹"肅寧"和"香港",推動Suning County走向世界。

Suning County News

中國人搶購荷蘭奶粉 限購致偷竊頻發

本文发布时间: 2015-Sep-05
參考消息網9月5日報道 美媒稱,荷蘭嬰兒配方奶粉在中國是炙手可熱的商品,由於黑市興隆,連荷蘭的貨架都缺貨。過去一年,荷蘭總共發生了約900起嬰兒配方奶粉偷竊事件。據《今日美國報》8月31日報道稱,埃德溫·勒讓貝克的超市最近常有小偷光顧,但這並不是普通的入店行竊。罪犯偷走的是一般人想不到的、標價甚高的十多罐奶粉。報道稱,勒讓貝克在阿姆斯特丹東南80英裏處的小鎮杜廷赫姆擁有一家超市。他說;“他們當中的一人分散我的註意力,第二個人讓收銀員很忙,第三個人將東西偷走。這令我發狂。”荷蘭嬰兒配方奶粉在中國是炙手可熱的商品,由於黑市興隆,連荷蘭的貨架都缺貨。過去一年,荷蘭總共發生了約900起嬰兒配方奶粉偷竊事件。荷蘭警方女發言人莉塞特·範巴勒說:“嬰兒奶粉的需求量遠遠大過供給量,這使它成為犯罪分子有利可圖的交易商品。”對荷蘭奶粉的搶購可以追溯到2008年,當時中國政府披露該國一家最大的乳品生產商一直在嬰兒配方奶粉裏摻水並加入三聚氰胺–一種用於生產塑料和黏合劑的工業化合物。在這起醜聞發生後,消費者對中國嬰兒配方奶粉的信心徹底崩潰,母親們開始大批量進口奶粉。不久,中國遊客和有中國親戚的荷蘭居民開始郵寄或乘坐飛機回中國時攜帶值得信任的荷蘭品牌的嬰兒奶粉。報道稱,中國對嬰兒配方奶粉的需求急劇增長,受此影響的不只有荷蘭。愛爾蘭、丹麥和新西蘭的乳品店也感受到了市場內爆的影響。但是,代爾夫特科技大學中國經濟學專家何培生說,荷蘭–歐洲第四大乳品生產國–的乳制品在中國父母中享有特殊的聲譽。荷蘭還是重要的國際交通中心,這使它成為商販們將奶粉便宜地發往中國或將奶粉藏在運往東方的其他商品中的絕佳地點。何培生說:“荷蘭擁有出色的運輸後勤,再加上這裏的大批嬰兒奶粉品牌在中國享有聲譽,這使荷蘭嬰兒配方奶粉在中國成為了搶手貨。”荷蘭乳品生產商有過在中國設立生產線的想法,但中國消費者不信任帶有“中國制造”商標的嬰兒配方奶粉。2014年第四季度,荷蘭全國的郵遞員報告向中國發送了60萬個嬰兒奶粉包裹。報道稱,由於無法滿足需求,荷蘭零售商引進了配額制。一些商場規定每位顧客限購一罐或兩罐嬰兒配方奶粉。其他商場則給其他雜貨店設定了最高限買量以打擊囤積者。經理們在嬰兒配方奶粉的罐子上寫上“不得轉售”字樣,或劃掉配料目錄以防止對某些特殊品牌的搶購。這些限制舉措並不總能起作用:商場方面報告說惱怒的顧客轉用暴力手段。GIO(零售商與警方之間的聯絡組織)的亨克·巴爾斯說:“平均,我們一周會接到3起或4起口頭和肢體冒犯的報告。有人受到辱罵,有人受到商品投擊或拳擊或掌擊。”何培生說,由於嬰兒配方奶粉在中國的售價是荷蘭的5倍,犯罪組織采取了行動。他說:“顯然有許多人參與其中,這是有組織的犯罪行為。有不同的貿易線路,但他們采取的確切形式,沒人知道。很難說清楚,因為這是一個保密的市場。”荷蘭警方說,他們在高速公路上截獲了堆放奶粉罐的卡車,有時還有大量現金。報道稱,零售商們呼籲當局采取更多措施制止非法貿易。荷蘭零售商協會的蘇珊娜·範德赫拉夫說:“我們一直敦促警方將此類罪行視為有組織的犯罪,而不是普通的入店行竊,因此犯罪者不會只受到警告而後被釋放。”範巴勒說警方正在全力追捕罪犯。“在罪行發生的地方,我們會看嚴重程度,比如,是入店行竊還是搶劫,然後再決定我們的對策。”報道稱,2015年早些時候,歐盟取消了對牛奶的限額,此舉旨在促進這個擁有23個成員國集團的出口,使歐洲乳品生產商能滿足中國的需求。然而,何培生說,在局勢變化前,奶粉黑市和與之相關的犯罪行為仍可能繼續發生。他說:“西方的產量太少,無法滿足中國的巨大需求。”
------分隔线----------------------------
Suning County (simplified Chinese: 肃宁县; traditional Chinese: 肅寧縣)

根据中国《地名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
"肃宁"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

本网站诚信介绍"肃宁县"(Suning County, China),Suning 是中国地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CDN: 2019-Feb-22 02:55am
栏目列表